1. <tbody id="xfu0w"></tbody>
            <tbody id="xfu0w"></tbody>
            <tbody id="xfu0w"></tbody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xfu0w"></track>

          1. <tbody id="xfu0w"><nobr id="xfu0w"><address id="xfu0w"></address></nobr></tbody>

            跑遍家鄉每一寸田地 蔣玉根獲評"全國十佳農技推廣標兵"
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09-26 11:29:09 來源: 浙江新聞客戶端 夏丹

              9月23日14:37,身著白襯衣、拎著黑包的蔣玉根,匆匆登上嘉興南站的高鐵G7315。他壓了壓頭頂赭藍的鴨舌帽,卻依然蓋不住滿頭銀絲。

              他是杭州市富陽區農業技術推廣中心研究員,1989年走出原浙江農業大學大門后,就一頭扎進了田里,32年一直專注于土壤治理研究。當天上午,在中國第四個農民豐收節上,他被授予“全國十佳農技推廣標兵”。

              領完獎,蔣玉根馬不停蹄趕回富陽,準備第二天給富春第七小學的小學生們講授一堂勞動生產課的資料。

              百歲父親說:“你頭發比我還白哩”

              見過蔣玉根的人,都對他印象深刻,因為一頭亮眼的銀絲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,蔣玉根今年才57歲,還不到退休年齡。

              “2014年11月28日晚上,我在家突然暈倒了,整個人感覺昏天黑地的,躺在床上就爬不起來!被叵肫鹌吣昵暗哪莻夜晚,蔣玉根平靜得像在說別人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醫生臨床診斷后,認為是長期疲勞導致的綜合癥。

              “想在辦公室碰到‘老土匪(肥)’,難!去田里找,那一逮一個準!”共事28年的同事、富陽區農技推廣中藥材(蠶桑)團隊首席專家繆強說,蔣玉根如果不在田里,就在去田里的路上。

              為了下鄉方便點,2008年,44歲的蔣玉根考出了駕照,買了一輛越野車,“通常農民打電話來都是有急事的,自己有車就能隨叫隨到!睆哪且院,這位“土壤營養師”、“莊稼醫生”就連休息天也時常蹲在農田里。

              30多年來,富陽260多個行政村、每一塊田地蔣玉根都跑過了,成為名副其實的富陽“活地圖”。富陽每個村每個畈,都收到過蔣玉根制訂、印發的測土配方施肥明白卡,共計200多萬份;全區經他手把手指導的測土配方施肥技術應用面積達1000多萬畝次,富陽區早早實現了主要作物應用該項技術的全覆蓋。

              富陽的農田用肥少了,蔣玉根的頭發白了。經過一年多的調理、休養后,2016年蔣玉根逐漸恢復了元氣,但是頭頂再沒有長出一根黑發。

              家里百歲高齡的老父親,撫摸著蔣玉根滿頭白發,指指自己頭頂說,“玉根啊,你頭發比我還白哩!

              “就把它當作是獻身農業一輩子的勛章吧!笔Y玉根一句話,云淡風輕。

              種糧大戶說:“他不是耍嘴皮子的”

              空山新雨后,富陽區漁山鄉漁山村的稻田里,青中帶黃的稻穗上沾衣欲濕,好一幅山水田園畫。

              漁山村的種糧大戶周午福,遠遠就瞧見了蔣玉根,快快地迎了上去!笆Y站,我就知道,溫度一低,你就該來了!眱蓚人手拉著手,一起下田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老周啊,今年水稻長勢不比去年差。還有個把月就要收割了,看你今年能不能破自己的記錄咯!睋崦舅氲募毭,望著眼前的稻田,蔣玉根充滿了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在,我啥也不擔心!蹦觊L蔣玉根兩歲的周午福,瞇著眼笑。

              這份親密的互信,蔣玉根花了十四五年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記得第一次跟老周說控制化肥用量時,他嘴巴上說‘好好好’,臉上一百個不樂意!笔Y玉根還記得2007年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情形,“我當時是土肥站站長,在他眼里大小算個領導,所以他嘴巴上是答應了!

              “我種了一輩子田,一直就是多用化肥多收糧食,他一來就讓我少用化肥,我擔心產量下降!敝芪绺Uf。

              最后雙方拿出一個折中的方案:400畝水稻田中,先拿100畝做示范。

              蔣玉根拿出自己定制的建議卡,周午福一看,比常規施肥量降低15%-20%。且不用氮肥、磷肥、鉀肥這樣的單質肥,推薦采用氮磷鉀按比例合成的配方肥!拔覍λ咎锢锏哪嗤磷隽嘶,發現土壤中磷肥和鉀肥的含量比較低,所以建議把磷肥鉀肥量適當增加上去,把氮肥減下來!

              “示范之前,我一畝水稻產量不到500公斤,2007年示范當年超過了600公斤。肥少用了,產量不降還增了,肥料錢也省了,他不是耍嘴皮子的!敝芪绺;貞,從那以后就根據蔣玉根的指導來種。2009年,周午福在蔣玉根的推薦下開始紫云英和水稻輪作!岸旆N紫云英,紫云英是天然的有機肥,能肥田,土壤變健康了,紫云英種子還能賣錢,一畝收四十來斤種子,可以賣四五百元錢。跟著蔣站增產又增收!闭f起蔣玉根,周午福滿是服氣。

              “2015年他病了一年,2016年他突然回來了。跟我說每畝用肥量再往下降近10斤。我一聽就慌了,他哄我說長勢不好,后期穗肥時還可以追肥,我才同意!敝芪绺Uf,后來看長勢,發現并不用追肥。

              “浙江的水稻化肥定額指標是26公斤,而且針對每畝700公斤以下的單季稻,周午福的稻田,每畝化肥用量24.9公斤,2020年平均畝產超過800公斤!笔Y玉根說。

              “去年最好的一塊田畝產達到了992公斤!敝芪绺CΣ坏匮a充道。

              截至2021年,富陽50畝以上的種糧大戶、近2萬畝水稻,都是按照24.9公斤的用肥量來種植,實現了水稻控肥的全域推進。同時,油菜茶葉葡萄等經濟作物,也實行了化肥定額制。

              他自己說:“一生做一樣事情”

              “每一種作物對土壤的要求都不一樣!笔Y玉根說,自己研究測土配方施肥,不僅要了解土肥,還要懂各種作物。

              去年疫情最嚴重的時期,富陽區春江街道山建村的中藥材種植大戶胡關軍,通過繆強聯系了蔣玉根,“30畝三葉青,葉片發黃,您能不能來看看?”

              胡關軍的三葉青種植面積是富陽最大的,看著發黃的葉片,他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。蔣玉根克服疫情防控的壓力,到地頭查看。在和胡關軍的聊天中,他得知三葉青的主要肥料是羊糞。問題會不會出在這呢?

              他趕緊帶了幾個羊糞樣本回實驗室化驗,果然,三葉青喜歡酸性土壤,而這批羊糞中的pH值達到了8點多,甚至9個點。找到了原因,就能對癥下方了,三葉青又青了,胡關軍也終于放心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在大學期間,我除了主修土肥,業余時間經常泡在圖書館,研究各種有相關性的學科!笔Y玉根說。

              這種習慣,一直被他帶到了工作中。早幾年,山核桃經濟效益好,富陽山區的百姓也學著種山核桃?墒欠N出來的核桃果核小、油脂含量低,口感差、果殼也硬。

              蔣玉根也很納悶,于是他先到富陽的山核桃基地進行土壤采樣分析,又專門跑到種核桃最有名的臨安馬嘯鄉進行土壤采樣分析和考察。

              通過比較研究后,蔣玉根發現,氣候變暖后,山核桃多種植在海拔600-900米之間的山區,像臨安好品質的核桃都在600米以上,而富陽以低丘為主,海拔在500米左右。而且山核桃喜歡石灰質帶鈣質、偏堿性的土壤,而富陽土壤疏松度比較低,粘性高。

              一番研究后,蔣玉根建議富陽核桃種植要選擇適合的區域,比如與臨安交界的萬市鎮海拔較高的地方,不要全區盲目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“做農業,一定要下到田間地頭,要同農民打交道!笔Y玉根總說自己坐不住,總想干點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生在農民家庭,小時候就做過許多農活,農業的酸甜苦辣最了解,很想通過自己的努力,讓農民過得好一點!笔Y玉根生在富陽,農大畢業后也毅然決然回到富陽,一輩子不離本行,一輩子不離土地和農民。

              生病那一年,他比誰都著急。當他感覺到胃口好了,身上有力氣了,就立馬回到了周午福的稻田里。

              也因為生病,他卸下了當了18年的土肥站站長的職務,病愈后專心做土壤治理!拔铱傆X得時間不夠用,精力還不夠,我還想寫一本《富陽耕地》,把我這些年的經驗變成文字傳承下去!彼嬖V記者,目前已經寫了一個草稿,已有十來萬字,希望退休前能完成這個心愿。

              周午福的稻田抽空還要去看看,二三十個田間試驗還要取樣、考種、分析,還想著利用富陽區農技推廣首席專家團隊這個平臺,多帶帶年輕人……蔣玉根的日程滿滿當當。

              “一生做一樣事情,可能會更容易成功。我這一生,能做好土壤治理這一樣事情,我就無憾無愧了!

            標簽:編輯:龔曉
            影音先锋色av资源男人网